快捷搜索:  

2019想干一票上岸-专家:房租上涨对男性社会融入度负面影响更大

2019想干一票上岸,专家:房租上涨对男性社会融入度负面影响更大。

[手机看新闻][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6月3日讯 6月2日,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副院长张思思在中国城市百人论坛年会上表示,异质性研究结果显示,房租上涨对在本城市居住超过5年的家庭的非住房消费挤出效应和社会融入度的影响最大,同时对面临较大经济压力的31-45岁和男性流动人口,以及拥有大学及以上学历、在服务业工作的流动人口社会融入度的负向影响更大。

张思思表示,房租是家庭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租金的上涨一方面会直接导致家庭的总支出增加,另一方面在收入约束条件下则可能对家庭的其他消费支出存在挤出效应。据测算,如果城市的平均租金上涨10%,流动人口家庭的总支出将增加2.73%,非住房支出下降4.58%,住房支出增加8.07%。

针对房租对流动人口消费与社会融入的影响,张思思从不同维度分析指出,从来本城市居住时间看,住房成本上升导致生活总成本上升,非住房消费被挤出。租金上涨对于在本城市已经居住超过5年的家庭的消费挤出效应显著更大,租金上涨10%将会挤出家庭的非住房消费约2.39%。对于在本地居住3年以上的家庭,租金显著降低了流动人口家庭的社会融入度。

从年龄和性别看,租金上涨对于年轻人和男性社会融入度的负面影响要更大。

从受教育程度看,第一,对于高技能劳动力来说,虽然他们的收入相对更高,但是消费水平以及对于住房质量的需求也更高,因此单位面积住房租金的上升对于这部分群体生活成本的提升作用要更加明显,从而影响他们的日常消费。第二,租金上涨使得这些无房群体更多的选择在邻里环境较差的区位居住,不利于他们与本地居民之间形成良好的互动和联系,而受教育水平更高的劳动力群体对于跟城市居民交流的需求往往更大。

从行业看,租金上涨对于服务业劳动力的影响最大。在制造业和建筑业工作的劳动力通常都会居住在工厂或者工地宿舍,市场租金上涨对于他们生活成本的影响不大;而在服务业工作的人群则更多的需要通过住房市场解决居住问题。

“实证研究发现,租金上涨将会加剧城市中流动人口与本地居民的居住分割,不利于流动人口更好的融入城市生活。”张思思说。

(责任编辑:马常艳)

本文来自阳山路新闻,由【本站投稿人:徐诗涵】原创,欢迎观赏。

专家:房租上涨对男性社会融入度负面影响更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